人生,为祖国深潜
  ——记中国第一代核潜艇总设计师黄旭华
  这辈子没有虚度,一生属于核潜艇、属于祖国。
  ——黄旭华
  1970年12月26日,中国第一艘核潜艇下水。
  当“蓝色巨鲸”奔向大海之际,在场的人无不热血沸腾,他更是喜极而泣。
  隐姓埋名,荒岛求索,深海求证,他和他的同事们让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五个拥有核潜艇的国家,辽阔海疆从此有了护卫国土的“水下移动长城”。
  青丝变为白发,依旧铁马冰河。
  如今,第一艘核潜艇已经退役,但年逾九旬的他仍在“服役”。
  他就是黄旭华——中国第一代核潜艇总设计师、中国工程院院士、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第719研究所名誉所长。
  走进他的办公室,最引人注目的,是两个第一代攻击型核潜艇和弹道导弹核潜艇模型,一个深蓝、一个金黄,仿佛在诉说着那段峥嵘岁月,又仿佛隐藏着他那激荡人生里的重重谜团:
  是什么让他守口如瓶30年,父亲临终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?为什么“一万年也要搞出来”的核潜艇,不到十年就搞了出来?是什么让一个花甲老人以身试潜,成为世界第一个极限深潜的总设计师?又是什么魔力让一个年逾九旬的老人依然痴迷核潜艇?
  辗转求学:颠沛流离立救国之志
  初次见面,硬朗的身板、敏捷的思维和良好的记忆,一点也看不出眼前这位老人已经九十高龄。黄旭华中气十足而带点潮汕口音的普通话,把我们带回到80年前烽火连天的岁月。
  1937年冬,广东省海丰县田墘镇的乡村舞台上,一个流亡的小姑娘正唱着日本侵略军的罪行,台下观众群情激奋。
  这是抗日宣传剧《不堪回首望平津》,台上的小姑娘正是男扮女装的黄旭华,那年他13岁。“那时我就想,长大了,一定得为国家做一点事情。”
  战火纷飞,山河飘零。
  连天的战火已经容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。黄旭华的中学时代不得不辗转广东揭西、梅县和桂林、重庆等地求学。
  父母是医生的黄旭华,儿时的志向是从医,治病救人。然而,一路坎坷的求学经历,让他决定弃医从工。
  “想轰炸就轰炸,因为我们国家太弱了!”黄旭华说,我不想学医了,我要学航空、学造船,我要科学救国!
  1945年9月,海边出生的黄旭华,考入国立交通大学(今上海交通大学)造船系,开始了学术成长的起步。同时,加入校学生进步社团“山茶社”,进行了革命思想的启蒙。
  1949年春的一天,大学四年级的黄旭华成为一名中共预备党员。
  “有人跟我开玩笑:你研制核潜艇以后,就是‘不可告人’的人生了!我说:是的,我很适应,因为上大学时,我就开始‘不可告人’的地下党人生了。”黄旭华说。
  1950年4月,黄旭华入党转正。汇报思想时,他用这样的一段话表明心志:
  如果革命需要我一次把血流光,我可以一次流光自己的血;如果革命需要我一滴一滴地把血流光,我就一滴一滴地流光。
  誓言无声。入党转正时的话语,成为其一生信守的诺言。
  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?

相关阅读

关于本网 广告服务 合作伙伴 服务条款 客服中心 诚聘英才 意见反馈 网站导航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

Copyright (c) 2013 子午在线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04417号-4